星洲网改版了?报纸越来越难做

很久没有点进星洲网的首页看,原来改版了这么多。

印象中以前的新闻网站都是两栏或三栏设计,正正经经。

现在星洲网做成有点像部落格,没有凸显国内、国际重大新闻,倒是充斥着五花八门、多元化的趣闻。

我在想,还有多少人会点入新闻网站,从上往下看?现在是网络社交平台分享,有时配上耸动的标题,吸引人点阅。

看完该则新闻又跳回到面子书,停留在新闻网站时间很短。这是大家吸收资讯方式的改变。

虽然说“内容是王道”,但是如果载体跟不上潮流,还是会被淘汰。

再者,传统媒体也在流失广告费,这是很严峻的挑战。一份报纸的售价是RM1.30,采访、制作、印刷、运输成本要RM2,靠的是广告收入。

报纸应该不久将会起价,报馆担心读者不买单吗?要担心的东西实在太多了。

变得眉清目秀了。

漫画家要的是版税还是稿费?

最近这个话题在面子书激烈讨论,我也站在出版社的角度说一些看法。

版税和稿费的分别是?

简单来说,版税是根据书的销量,给版税作者(漫画家),版权还是属于作者的。

稿费是一次性买断,所以价钱会相对高一点,之后版权是属于出版社。至于出版社要怎样使用、卖版权都可以。

有一个说法是:自己辛辛苦苦生下的孩子,转手就卖了给人。

一般,我们是小的出版社,只能和“新人”合作,一本书的售价是RM10,版权6%,预计可以卖2000本,所以会给漫画家的版税只有RM1200。如果之后再版,还会付版税。

一般,大型的出版社,可以给的稿费是RM8000至RM12000。(注意,是稿费,不是版税)

两年前,我和一个很有潜能的漫画新人谈合作。我把出版社计算版税的方式告诉他,也就是说会有RM1200。

他平时也有给一些大的出版社画散稿,单张稿费比较高。

新人没有出过漫画书,所以不知道他有没有市场。

新人说,他不要版税,直接要稿费,卖断也没关系。他开价RM8000。

首先,我们是小出版社,没有这个销量来平衡稿费。

第二,之前一直合作来的漫画家,有市场保证的,也没有这个价码。如果给新人,我们会对不起老朋友。

最后,我建议他去找大的出版社出书。

两年过了,他还没有出书,在圈子内小有名气。还是在画散稿,偶尔在面子书、网站贴出很美的单张插图,有很多人来like。可能,这样他就满足了?

能画超水准的单张插画,不一定能画好连环漫画。漫画书需要剧本、分镜和角度等等。

我知道我们出版社的定位,我们可以给新人一个机会,一个跳板。我们会和漫画家一起成长,如果以后大出版社有更好的发展平台,他可以过去。我们和漫画家没有签卖身契,彼此都说一个诚信。

之前,也向某大出版社,大力推荐旗下合作已久的漫画家。后来事成,出版了好几本书,反应还不错。

当然,除了版税和稿费,也有多种合作方式,比如稿费加分红(可能1-2%)。重点是,如果你的书好卖,得到的钱就会多一点,这是很简单的市场价值。

如果漫画家觉得出版社不合理,可以找别家合作,或者自己成立出版社。

当然,出版社也可以在国外买稿,以中国来说,价格可以找到很优惠的。

P1000287

从来没有一个行业或工作是容易做的,我们去参加书展,因为近年行情不好,还要兼卖饰品和手指玩偶。

另外一张照片是在变魔术,在卖魔术道具,就不要贴出来。

虽然辛苦,但是在做着自己兴趣的东西,都是值得!

如果你是漫画新人,想要找一个机会,可以和我们合作。

如果你想做出版,我们最近有开出版课程。

他的钱只够两个月,早餐和晚餐都是吃面包喝白开水

最近人变的现实一点,总觉得“梦想”这个东西很寒酸,不值钱,甚至是破费。

最近有一个怡保人,来到我朋友的工作室想要应征助理。

可是他的画工还很嫩,但是有潜能。朋友创业初期,无法养太多人,找我想想办法。

我想,我的出版社也要请一位杂工,所以和他谈谈。

知道他之前是在怡保的设计公司做,还混得不错。这两个月来到吉隆坡找新工作,可是心里怀着漫画梦。

我看他白白净净斯斯文文,如何忍心叫他做粗工呢?

况且我能给的薪水是RM800-RM1000,请一个SPM刚毕业的还行。

可是他已经是25岁了。当你已经是25岁,没有太多的岁月和勇气挥霍。

前几天,他刚面试到一份设计的工作,老板也决定请他,薪水有RM2000。

可是他想到要来朋友的工作室面试,所以拒绝了高薪优差。

我朋友说,他会努力地找多一点案子,让怡保人可以先兼职外快,等实力足够了,等工作室上轨道了,再请他。

朋友问怡保人存到的钱可以射多久?他说两个月。

他最近早餐和晚餐都是吃面包和喝白开水,下午有去吃经济饭。

面试时不知道公司的位置,坐霸王德士花了RM10。等下他决定走路去火车站。就一直这样走下去。

重点来了,如果只有800块,需要搬搬抬抬、包书,他愿不愿意做?

他二话不说答应了。

可是我不忍心。我朋友说,如果不给他试试,他是不会死心。

他也不想加重我们的负担。

最后,我们一起去吃感恩的午餐。我朋友帮他付钱,他连续说了两声谢谢。

这个世界,有梦想是很悲哀的事。

如果你忘记梦想,反而可以活得比较舒适。

所以,你还敢来跟我们讲梦想吗?

敢,因为你只是讲讲而已。而他,真的要去做。

++++

1

我们是做出版社,去到书展是要卖书。可是行情不好,我们要一枝一枝地卖魔术棒。这些钱可以帮补租金。

那个帅气的男生不是魔术师,而是最近出了一本漫画《我是大虾我怕谁?》。来到书展推销,没有人的时候客串卖魔术棒。

我们都是在做着一些微不足道、不是很喜欢的事情,但是这些努力是要维持我们追求梦想的可能。

 

你有兴趣卖一本《我是大虾我怕谁?》,还蛮有趣的。

万挠需要一座礼堂

手上没有资料,不知道万挠的面积有多大?不知道人口有多少?所以,这是一篇没有说服力的文章。

一个很简单的发声:万挠需要一座礼堂。

我在万挠长大,完成小学到中学学业,2000年到吉隆坡念学院,之后在报馆工作,前后十年左右。2010年回到小镇生活,全职做出版社。

刚回到家乡想要举办一些社区的活动,可是不认识人,没有人脉,也缺乏资源,一直都是空想。直到2013年,才惊觉,有些事情不是等你有100%的条件才去做,这样永远都不会开始。

所以,我开始烧掉了“3架iPhone”!

租了出版社的楼上办时光图书馆,免费借书。单凭自己和几位义工的努力,挨了大概7、8个月就关闭了。不能怪阅读风气,一开始就知道困难的。(大概烧掉一架iPhone)

04

后来举办了万挠第一场最大型的儿童书展,反应比预期的好,奈何还是亏了4、5千块。那时不知道可以找当地议员、闻人赞助。完全都是靠自己一个人的“财力”去办。(烧掉大概2架iPhone)

3

[租借回来的风扇是杯水车薪。]

因为505大选,认识了一班公正党的朋友。参与了他们一些政治醒觉运动,后来也协助举办“Running Man街道寻宝比赛”。

上个星期,举办了“小小理财家”假期生活营,虽然营员只有27人,但是很有心去做。原本活动是亏钱的,后来得到马青士拉央区团的赞助,刚刚打平。

其实,最近在万挠努力举办活动,有感而发,才发现这个小镇没有一座大礼堂。

三育正校有一个礼堂,可是地点在半山,不够适中。三育分校有一个有盖礼堂,上一次就在那边举办书展。

吉隆坡来参与的朋友,对书展很满意,可是就觉得礼堂太热了。尤其是中午1点到3点,天气热到可能会中暑,很多家长匆匆离开。

翠岭有一个有盖篮球场,上个星期就在那边举办生活营,中午1点到2点也是很炎热。看着小学生营员,脸晒得红彤彤,心里非常难受。

2

【热到玩水战也high不起来。】

这两个礼堂没有冷气设备,不能在下午举办活动,天气很炎热。

为什么我们万挠没有一座礼堂?

去过万挠新村和林旦村参与活动,听当地一个居民说,一直以来,民众会堂办的活动都没有很多人出席。“因为是地域性,所以别村的人都很少过来。”想想也有道理。

我也去过Taman Jati的礼堂参与活动,不是很大,地点有点里面。印象中,马华会所楼上也有一个冷气礼堂,面积不是很大。(政党性太强,一些不同政党理念的人可能不愿去。)

万挠什么地方适合建礼堂呢?我不是专家,我不懂。只是在想,如果街上CIMB Bank对面建的不是小贩中心Rawang Walk,而是冷气大礼堂就好。(可是那边好像不够空间泊车。)

如果是新建的私人医院对面那块空地呢?现在是临时Fun Fair游乐场。

上个星期,在报章看到Subang的新闻,有关建多用途礼堂。原来,建一座礼堂大概需要两百万而已。(需要政府拨地)

我不知道程序,如果政府拨地后,建筑费需要200万,那么地方政府有这个预算去负担吗?如果没有,可以筹款吗?如果筹款不成功,我有个突发奇想,可以半政府半私人吗?

1

比如说,找10个人来合资,每个人出20万。不然就100人,每人出20千。然后建好后,商业出租收取租金,以银行定期存款的利息回馈投资者。如果要我出20千没有问题,不是我有很多钱,而是希望万挠有一个更好的社区设备。

万挠可以有两个大型的羽球场,却没有一个礼堂,有时想想真的很心酸。

*希望万挠的朋友可以把这篇文章分享出去,集气!

记超人丘光耀的政治栋笃笑

温馨提醒:本文含有粗俗、政治内容,18岁未满及心志不成熟者,请勿阅读。

我本身不认识丘光耀,是从Youtube的短片看过他的演讲。


【照片取自

前几天,他在雪州双文丹有一场政治栋笃笑,之前我已经看过他的短片及光碟,但我还是想要出席,因为要看看现场观众的反应(短片镜头都是以他为主角)。

去之前,我邀请一名马华的安哥,他一听到丘光耀的名字,就说不要听,说他没有“文化、水准”,因为从平面媒体的报道,丘光耀很爱骂粗口。

我不认同安哥的看法,丘光耀在讲座是有讲一些粗口,都是为了“效果”及“醒觉口语”。讲粗口是粗俗,但是和文化、水准无关,两者不能混为一谈。

我以香港LMF乐队作为例子,这首《傲气长存》可以参考:

++++

讲座写的时间是7:30pm,我准时到场只看到小猫三两只,司仪跑来跟我说,因为还没有观众,所以主讲人先跑去用餐。迟到是很多人的恶习。

8:00pm三位主讲人进场,除了丘光耀,还有刘永山、李映霞。李和刘先讲,因为很多人都是冲着超人而来,相对他们的讲座技巧没有这么“激情”,反应就一般。

8:45pm真正的戏肉来了。

其实,我算是蛮“熟悉”他的内容,所以都不会很“激动”,但是遇到几个巧妙的桥段,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丘光耀的讲座技巧,学说逗唱样样齐,模仿高官达人、唱自己改编的歌曲,扭摆身体,非常受落。

当某些人、某些政党腐败到极点,而人民没有能力改变,你说可以用选票,可是选举却不干净。骂几句粗口是要消心头愤怒,但是真正的改革还有很长的路。

超人骂腐败,也“骂”愚蠢的人民,后者的骂是爱之深,责之切。骂了之后,还苦口婆心地劝告。

需要一股很强大的社会风潮才能改朝换代。

我个人觉得丘光耀讲座会最强的一个重点是“十年大运”。

虽然很多安哥安娣都有点觉醒,想要两线制,但是还是信心不足。有些华人是有点迷信,你说“有运”,他们就信心大增。这也是一种“信念”。

++++

我不完全认同丘光耀的演讲内容,以及他在面子书的一些文字。我会尽量保持客观去参考。

讲座会现场很热,小礼堂坐满人,门外还有一些人自己拿椅子来,或坐在电单车上。人数大概百来人,不会很多,但绝对是一个很重要的积累,一步一脚印。

428 Bersih 3.0在Masjid Jamek车站

最近天气很热,Bersih 3.0至今已经有8天了,心情比较平复。今天,还有一班勇士到苏丹街“抗争”。

当天,我们先到中央艺术坊集合,看见一班文友和学记。

由于大家都是穿黄衣,所以比较难辨认。我和队友走散了,距离只有十步,可是就是看不到。手机打不出,唯有用短讯。经过这次的“教训”,我们更加注意团队,一度还拉着衣角、书包带前进。

现场就像嘉年华会,有人奇装异服,有人带来了大气球,有人带了乐器。大家都一直在拍照,虽然太阳很大,一些人躲在阴凉处,一些人在阳光底下带领喊口号。

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,但是目的地只有一个。

之前的的恐慌一扫而去。

就算看见警察列阵,但是他们都很“温和”,纷纷有人上前去搭几句话、握手和拍照。

中午12点,大队还没有开始前进,我们担心待会太多人,所以慢慢移前,走几步看几步,沿途都有很多“风景”。

来到了Masjid Jamek轻快铁站,大概是一点。现场真的很多人。最多人喊的是改编自goal进球的口号,是bersih~~bersih bersih~~

那时,我身边也站着很多警察,都是都是站着,没有检查任何人。

有一幕印象很深刻:

有一辆警车在站满人潮的街道通过,人群慢慢的移开,大家都在喝倒彩。突然有一个人有脚踢了车门一下,警车停下,车里的警察瞪出来。周围有几个人马上骂那个踢脚的青年,叫他不要搞破坏。

现场的人都很克制自己。

等到2点左右集会时间,我已经很热、很累,有点想要放弃。

幸好我有坚持下去,看到安华先生和安美嘉女士出现,站在货车后面致词。

我们距离他们大概100公尺,不会很远,可是现场太嘈杂,音响(大声公)不够大声,不大听得清楚他们说什么。

之后,他们的货车前进,我们根本不知道是解散,只是跟着大队缓缓前进。一直听到buka pagar……感觉前方的人可以进入独立广场。

不到几分钟,第一颗催泪弹射出了,其实,我们有一段距离。周围的人马上停步,静观其变。

我们开始嗅到有点辣辣的味道,看见有部分的人后退,我们也跟着,走一下停一下看一下。

直到第二、第三颗催泪弹射出,我们决定撤退。一边走的时候,对反方向还想前进的人说,后面开始射催泪弹了。

我们一直走到去中央艺术坊,突然听见连串催泪弹发射声音,看到很多烟冒出。其实,那时还不知道有多严重,后来回到家上网看新闻才懂。

我们去火车站,准备回家。

++++

这是我在现场的一些感受。

人在现场,之后再看面子书的讯息,真的是“很愤怒、失望”。

革命还没有成功,同志们仍须努力!

428 Bersih 3.0在火车上

大概9天没有写部落格,算是蛮长的时间。

428两天过后,终于可以沉淀心情,讲一讲感想。

原本没有去428集会,我是留在时光图书馆站岗,以及教会员制作杯子蛋糕。后来经过网友的提点,决定要去。顺便也问问员工蝶拉、实习生小珺要不要去,后来一行人大概9人一起从Rawang的KTM出发。虽然去到现场,千千万万个集会者都是同伴,但是第一次去集会,路上有个照应也是好的。

前一晚就开始收拾背包,有一种小学生去毕业旅行的期待,但是又多一分紧张。

小毛巾、一瓶大瓶的100号和矿泉水、巧克力、面包、盐、风油、眼药水等。

之后,和一位女博客聊起电话。她说想要去,可是怕危险。这和当初家人知道我要出席,也是同样担心。我知道有一定的风险,所以更加要做好准备。隔天早上还赶去买耳塞,据说可能会有新款的噪音武器。

我们是去静坐机会,不是去示威。

“关于危险,你走在街上,也有可能从高空掉下花盆,打破你的头。”我知道这个例子不是很好。

很多“原因”都有可能是“借口”,我在网上看到一些对答:

A:428有做工。
B:那么就请假。

A:如果请不到呢?
B:就拿病假。

A:我精神上支持。
B:要支持就来现场,我们不需要精神上的支持。

A:我在很远。
B:有人从国外特地坐飞机回来。

……

最后,女博客要去了,我赶紧电邮她一份手册。一定要事前准备。

++++

428早上出发前,收到一些“谣言”,说哪里封站、哪里封路。我们最坏的打算,转换多种交通工具,还是不行,就走路吧。

Rawang的KTM站一上车就爆满,连续几站都不能上人。但凡是穿着Bersih的黄衣,大伙都会再挤一点,让他们上车。

这是一列开往干净选举的火车。

【待续】

渔夫和富翁晒太阳的故事

我本身很喜欢《渔夫和富翁晒太阳的故事》。但是,不同的观点有不同的意见。

有人认为,渔夫知足常乐。有人认为他不思进取。你的看法呢?

在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,一位到海边度假的富翁遇到了一位正在睡觉的渔夫。
富翁说:“今天天气好,正好可捕鱼,你怎么在这里睡大觉?”
渔夫说:“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每天捕10公斤鱼,平时要撒网5次。今天天气好,我只撒网2次,任务就全部完成,所以没事睡大觉。”
富翁说:“那你为什么不借机多撒几次网,捕更多的鱼呢?”
“那又有什么用呢?”渔夫不解地问。
富翁说:“那样你可以在不久的将来买一艘大船。”
“那又怎样?”
“你可以雇人到深海去捕更多的鱼。”
“然后呢?”
“你可以办一个鱼类加工厂,那你就可以做大老板,再也不用捕鱼了。”
“那我干什么呢?”
“你就可以在沙滩上晒晒太阳,睡睡觉了。”
渔夫哈哈大笑说:“你这个人真会说笑,那我现在不就在睡觉晒太阳吗?难到我晒到的太阳和你晒的太阳有什么不同吗?”

++++

如果我是渔夫,可能我会“贪心”一点,想要多赚一点钱,过好一点的物质生活。

当然,每个人的“要求”不同,有些人可以很简单,有些人要iphone、好车、大屋……

有些人换iPhone连眉头都不皱一下,但是你要他买书,整个脸就像酸梅。有需要iPhone吗?虽然是智能手机,功能强大,但是最重要的功能是——炫耀。

当然,如果你努力工作赚钱,买iPhone是没有问题。

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同,没有对和错。

我也是很喜欢iPhone,原本想要去买的,不知道为什么,我拿了这笔钱去弄时光图书馆。

没关系,我以后有机会还是会买的。

没有iPhone,但是我在时光图书馆作画还是很开心。

24岁正妹,想要工作容易又赚钱

今天,我和一位24岁的学妹安琪(化名)聊电话,她想要念某学院的公关系,请教我意见。

我先问她:为什么要念公关系呢?

她说感兴趣。

该学院的公关系兼修新闻系,因为担心学生毕业后找不到相关工作,有新闻背景可以去媒体工作。

因为有些公司规模不大,并没有公关部。

她想要“半工读”,每天来回学院,车程大概两个小时(不包括塞车)。为什么不当全职学生呢?因为要继续工作赚钱。

她有6、7年的工作经验,是一名美甲师。

我说,念完学院文凭出来工作,可能薪水都没有你现在的高。“你会甘心吗?”

接着我问她的兴趣或梦想是什么?她说做生意。

我确定一下,是喜欢做生意?她说不是,是喜欢钱,最好是工作容易又赚钱。

我竟然脱口而出,“去当援交吧!”我是开玩笑的,因为和她有点熟。而且听到她的回答,有点想说气话。

为什么她想要念书?是真的兴趣还是……

她说,工作了好几年,感觉很乏味,身边的人说她学历低,所以想要去增值。

我认为,如果不是为了将来找工作(生活),为何不念自己感兴趣的科系呢?

她为什么会选公关系?不是她喜欢,而是她的眼界不够开阔,不知道还可以念什么?

我问她,有没有兴趣当模特儿或空姐?因为她的样子蛮甜美。

她说有啊,甚至后者曾经去面试,但是失败了。

她可能犯了年轻人的“大忌”,对于一些“光环”的职称充满憧憬,或者觉得“有趣”,就认为那些是自己的兴趣。

兴趣的定义是?你愿意为此花出很多时间、心血和精力,但是不一定得到回报。

最后,我建议她有机会来我的时光图书馆看看书,开阔自己的视野,好好思考自己未来的路。

大家对她有什么建议?

网络世界的青蛙

和一位朋友聊天,他说:“很多人沉迷在自己的部落格、面子书世界,以为自己很红。其实在现实社会,一点价值都没有。”

我听到之后心虚,有点对号入座。

一直以来抱着“自爽”的心态写部落格、面子书,在他们成功商人的眼中,这全部都是nothing。

可是,“自爽”——不就是自己爽就好,不必理会他人吗?

他说:“这就是自以为是。”

我有点很认同他的说法。

其实,部落格、面子书只是我的平台,我是很喜欢玩面子书。同时,我也很踏实地为梦想努力。

网络虚拟世界就像井口,可能很开阔,可是对比起外面的世界还是很渺小。如果不跳出这口井,会局限自己的发展。

网络是一个工具,不是全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