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28 Bersih 3.0在Masjid Jamek车站

最近天气很热,Bersih 3.0至今已经有8天了,心情比较平复。今天,还有一班勇士到苏丹街“抗争”。

当天,我们先到中央艺术坊集合,看见一班文友和学记。

由于大家都是穿黄衣,所以比较难辨认。我和队友走散了,距离只有十步,可是就是看不到。手机打不出,唯有用短讯。经过这次的“教训”,我们更加注意团队,一度还拉着衣角、书包带前进。

现场就像嘉年华会,有人奇装异服,有人带来了大气球,有人带了乐器。大家都一直在拍照,虽然太阳很大,一些人躲在阴凉处,一些人在阳光底下带领喊口号。

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,但是目的地只有一个。

之前的的恐慌一扫而去。

就算看见警察列阵,但是他们都很“温和”,纷纷有人上前去搭几句话、握手和拍照。

中午12点,大队还没有开始前进,我们担心待会太多人,所以慢慢移前,走几步看几步,沿途都有很多“风景”。

来到了Masjid Jamek轻快铁站,大概是一点。现场真的很多人。最多人喊的是改编自goal进球的口号,是bersih~~bersih bersih~~

那时,我身边也站着很多警察,都是都是站着,没有检查任何人。

有一幕印象很深刻:

有一辆警车在站满人潮的街道通过,人群慢慢的移开,大家都在喝倒彩。突然有一个人有脚踢了车门一下,警车停下,车里的警察瞪出来。周围有几个人马上骂那个踢脚的青年,叫他不要搞破坏。

现场的人都很克制自己。

等到2点左右集会时间,我已经很热、很累,有点想要放弃。

幸好我有坚持下去,看到安华先生和安美嘉女士出现,站在货车后面致词。

我们距离他们大概100公尺,不会很远,可是现场太嘈杂,音响(大声公)不够大声,不大听得清楚他们说什么。

之后,他们的货车前进,我们根本不知道是解散,只是跟着大队缓缓前进。一直听到buka pagar……感觉前方的人可以进入独立广场。

不到几分钟,第一颗催泪弹射出了,其实,我们有一段距离。周围的人马上停步,静观其变。

我们开始嗅到有点辣辣的味道,看见有部分的人后退,我们也跟着,走一下停一下看一下。

直到第二、第三颗催泪弹射出,我们决定撤退。一边走的时候,对反方向还想前进的人说,后面开始射催泪弹了。

我们一直走到去中央艺术坊,突然听见连串催泪弹发射声音,看到很多烟冒出。其实,那时还不知道有多严重,后来回到家上网看新闻才懂。

我们去火车站,准备回家。

++++

这是我在现场的一些感受。

人在现场,之后再看面子书的讯息,真的是“很愤怒、失望”。

革命还没有成功,同志们仍须努力!

428 Bersih 3.0在火车上

大概9天没有写部落格,算是蛮长的时间。

428两天过后,终于可以沉淀心情,讲一讲感想。

原本没有去428集会,我是留在时光图书馆站岗,以及教会员制作杯子蛋糕。后来经过网友的提点,决定要去。顺便也问问员工蝶拉、实习生小珺要不要去,后来一行人大概9人一起从Rawang的KTM出发。虽然去到现场,千千万万个集会者都是同伴,但是第一次去集会,路上有个照应也是好的。

前一晚就开始收拾背包,有一种小学生去毕业旅行的期待,但是又多一分紧张。

小毛巾、一瓶大瓶的100号和矿泉水、巧克力、面包、盐、风油、眼药水等。

之后,和一位女博客聊起电话。她说想要去,可是怕危险。这和当初家人知道我要出席,也是同样担心。我知道有一定的风险,所以更加要做好准备。隔天早上还赶去买耳塞,据说可能会有新款的噪音武器。

我们是去静坐机会,不是去示威。

“关于危险,你走在街上,也有可能从高空掉下花盆,打破你的头。”我知道这个例子不是很好。

很多“原因”都有可能是“借口”,我在网上看到一些对答:

A:428有做工。
B:那么就请假。

A:如果请不到呢?
B:就拿病假。

A:我精神上支持。
B:要支持就来现场,我们不需要精神上的支持。

A:我在很远。
B:有人从国外特地坐飞机回来。

……

最后,女博客要去了,我赶紧电邮她一份手册。一定要事前准备。

++++

428早上出发前,收到一些“谣言”,说哪里封站、哪里封路。我们最坏的打算,转换多种交通工具,还是不行,就走路吧。

Rawang的KTM站一上车就爆满,连续几站都不能上人。但凡是穿着Bersih的黄衣,大伙都会再挤一点,让他们上车。

这是一列开往干净选举的火车。

【待续】